内篇问(下)·叔向问傲世乐业能行道乎晏子对以狂惑也第二十五

作者 :晏婴    时间 : 2014-02-08    整理 : 古诗文网
晏子春秋,内篇问(下)·叔向问傲世乐业能行道乎晏子对以狂惑也第二十五原文及译文

【原文】
叔向问晏子曰:“进不能事上,退不能为家,傲世乐业,枯槁为名,不疑其所守者,可谓能行其道乎?”晏子对曰:“婴闻古之能行道者,世可以正则正,不可以正则曲。其正也,不失上下之伦;其曲也,不失仁义之理。道用,与世乐业;不用,有所依归。不以傲上华世,不以枯槁为名。故道者,世之所以治,而身之所以安也。今以不事上为道,以不顾家为行,以枯槁为名,世行之则乱,身行之则危。且天之与地,而上下有衰矣;明王始立,而居国为制矣;政教错,而民行有伦矣。今以不事上为道,反天地之衰矣;以不顾家为行,倍先圣之道矣;以枯槁为名,则世塞政教之途矣。有明上,可以为下;遭乱世,不可以治乱。说若道,谓之惑,行若道,谓之狂。惑者狂者,木石之朴也,而道义未戴焉。”
   
【译文】
    叔向问晏子说:“进身不能为官事奉君主,退身不能维护好家庭,轻视世人,醉心于自己的理想,以弃世安贫为名节,不怀疑自己奉行的理想,可以称为能实现自己的理想吗?”晏子回答说:“我听说古代能实现自己理想的人,世道可以匡正就去匡正,不可以匡正就委曲求全。他们匡正世道,并不违背上下尊卑的次序。他们委曲求全时,不违背仁义的原则。道义施行时,与世人一同安居乐业,道义不施行时,就回归依托于自身。不用轻视君主来哗众取宠,不用安贫弃世为名节。所以,理想的实行就是国家能因其得到治理,自身因之而安处。现在以不事奉君主为理想,以不顾念家庭为高行,以弃世安贫为名节,施行于世会使国家混乱,施行于自身也会很危险。况且天对于地,有上下的差别。圣明的君主开始立国,处于君位颁布法令制度,政治教化施行,百姓行为有了次序。现在以不事奉君主为理想,违反天地的等级差别;以不顾念家庭为高行,违背圣人之道;以弃世安贫为名节,那么就堵塞了世间施行政治教化的途径。有圣明的君主在位,不能够出仕为官;逢遇乱世,不能够治乱。观点同此道的,叫做迷惑;行为与此相同的,叫做狂妄。迷惑与狂妄的人,都像未经雕琢的木石,道义并未实行。”

【繁体注释】
叔向問晏子曰:「進不能事上,退不能為家〔一〕,傲世樂業,枯槁為名,不疑其所守者,可謂能行其道乎?」晏子對曰:「嬰聞古之能行道者,世可以正則正〔二〕,不可以正則曲。其正也,不失上下之倫;其曲也,不失仁義之理。道用,與世樂業;不用,有所依歸。不以傲上華世,不以枯槁為名。故道者,世之所以治,而身之所以安也〔三〕。今以不事上為道,以不顧家為行,以枯槁為名,世行之則亂,身行之則危。且天之與地,而上下有衰矣〔四〕;明王始立,而居國為制矣;政教錯,而民行有倫矣。今以不事上為道,反天地之衰矣〔五〕;以不顧家為行,倍先聖之道矣;以枯槁為名,則世塞政教之途矣〔六〕。有明上,可以為下;遭亂世,不可以治亂〔七〕。說若道,謂之惑,行若道,謂之狂。惑者狂者,木石之樸也〔八〕,而道義未戴焉。」

【繁体注释】
  〔一〕 劉師培引戴校云:「『為』當從下作『順』。」
  〔二〕 黃以周云:「元刻作『世可正以則』,誤。」◎則虞案:綿眇閣本、吳勉學本、子彙本不誤。
  〔三〕 則虞案:楊本「安」誤作「身」。
  〔四〕 則虞案:「衰」,等衰也。
  〔五〕 則虞案:元刻本「反」誤「及」。
  〔六〕 劉師培補釋云:「此文以『枯槁為名則世』(句),言以枯槁之行為名,而為法于世也。『塞政教之途矣』(句),與上『反天地之衰矣,倍先聖之道矣』對文。』◎則虞案:劉說殊曲。『世』字恐衍文也。
  〔七〕 王念孫云:「案『可以為下』上亦當有『不』字,言此反天地之衰,倍先聖之道,塞政教之途者,有明上則足以危身(『明上』,謂明君也。前第二十曰『狂僻之民,明上之所禁也』,義與此同),遭亂世則足以惑世,故曰『有明上不可以為下,遭亂世不可以治亂』。『遭亂世不可以治亂』,即上文所云『世行之則亂』也;『有明上不可以為下』,即上文所云『身行之則危也』。今本脫去『不』字,則義不可通。」◎則虞案:指海本補「不」字。
  〔八〕 孫星衍云:「說文:『樸,木素也。』高誘注呂氏春秋:『樸,本也。』言未彫治。」
本文标签:叔向问傲世乐业能行道乎晏子对以狂惑也
相关阅读

 本文标题: 叔向问傲世乐业能行道乎晏子对以狂惑也第二十五
 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bichon.com.cn/gushi/yanzi/1865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