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篇谏(上)·景公將伐宋瞢二丈夫立而怒晏子諫第二十二

作者 :晏婴    时间 : 2014-01-23    整理 : 古诗文网
晏子春秋,内篇谏(上)·景公將伐宋瞢二丈夫立而怒晏子諫第二十二原文及译文

【原文】
  景公舉兵將伐宋,師過泰山,公瞢見二丈夫立而怒〔一〕,其怒甚盛。公恐,覺,辟門召占瞢者〔二〕,至。公曰:「今夕吾瞢二丈夫立而怒,不知其所言,其怒甚盛,吾猶識其狀,識其聲。」占瞢者曰:「師過泰山而不用事,故泰山之神怒也。請趣召祝史祠乎泰山則可。」公曰:「諾。」明日,晏子朝見,公告之如占瞢之言也。公曰:「占瞢者之言曰:『師過泰山而不用事,故泰山之神怒也。』今使人召祝史祠之。」晏子俯有間,對曰:「占瞢者不識也,此非泰山之神,是宋之先湯與伊尹也。」公疑〔三〕,以為泰山神。晏子曰:「公疑之,則嬰請言湯伊尹之狀也。湯質皙而長,顏以髯〔四〕,兌上豐下〔五〕,倨身而揚聲〔六〕。」公曰:「然,是已。」「伊尹黑而短,蓬而髯〔七〕,豐上兌下〔八〕,僂身而下聲〔九〕。」公曰:「然,是已。今若何〔一十〕?」晏子曰:「夫湯、太甲、武丁、祖乙〔一一〕,天下之盛君也,不宜無後。今惟宋耳,而公伐之,故湯伊尹怒,請散師以平宋〔一二〕。」景公不用〔一三〕,終伐宋。晏子曰:「伐無罪之國〔一四〕,以怒明神,不易行以續蓄〔一五〕,進師以近過〔一六〕,非嬰所知也。師若果進,軍必有殃。」軍進再舍,鼓毀將殪〔一七〕。公乃辭乎晏子,散師,不果伐宋〔一八〕。

【注释】
  〔一〕 孫星衍云:「說文:『瞢,目不明也』,古借為『夢』字。」
  〔二〕 孫星衍云:「『辟』讀如『闢』。」
  〔三〕 于鬯云:「『公疑』二字當句,疑晏子所言湯與伊尹也,故下文『晏子曰:「公疑之,則嬰請言湯與伊尹之狀。」』『以為泰山神』者,信占夢者之言也。七字讀作一句者非。」
  〔四〕 孫星衍云:「詩傳:『皙,白皙。』說文:『人色白也。』藝文類聚作『湯長頭而髯鬢』,御覽作『湯長頭而寡髮』,一作『長頭而髯』。」◎盧文弨云:「論衡死偽篇無『質』字,因下『皙』字誤衍。論衡『顏』作『頤』。」◎于鬯云「『長』下疑復有『長』字,正因兩『長』字重疊,故脫去一『長』字耳。『湯質皙而長』當句,與下文『伊尹黑而短』相對(論衡死偽篇無『質』字,然有不害其為對),『長顏以髯』,亦與下文『蓬頭而髯』相對(今本脫『頭』字,依御覽鬚髯覽引補),孫星衍音義以『湯質皙』為句,『而長顏以髯』為句,則下文當讀『伊尹黑』為句,然試問『而短蓬頭而髯』,成何語乎?即從脫『頭』字之本,云『而短蓬而髯』,亦成何語乎?『皙而長』者,謂其體也。孟子告子篇云『湯九尺』,春秋繁露三代改制質文篇言『湯體長專』,皆其證。然則『長』下必復有『長』字可知。否則『顏以髯』又不成語矣。藝文類聚頭類云『湯長頭而髯鬢』。」◎則虞案:于說是也。「湯質皙而長」句,言其身修也;「長頭而髯」句,言其頭及鬚也;後「頭」誤為「顏」,而「顏」字誤連上句讀,致失其義。藝文類聚十七、御覽三百七十四引俱作「湯長頭而髯」,是其證。又御覽三百九十九節引作「湯修以長髯」,「湯修」者,即節上句「湯質皙而長」,「長髯」者,即節「長頭而髯」也。博物志異聞作「湯皙容多髮」。
  〔五〕 劉師培校補云:「案論衡死偽篇作『豐上而銳下』,初學記九引帝王世紀作『豐下銳上』。」◎則虞案:御覽三百九十九引上字之下有「而」字。
  〔六〕 則虞案:論衡作「據身而揚聲」,「據」字誤。御覽三百九十九引作「倨身高聲」,高、即揚也。
  〔七〕 則虞案:御覽三百七十四、三百九十九引「蓬」下俱有「頭」字,三百九十九引「黑」下無「而」字。博物志引作「伊尹黑而短」,自「短」字截讀,是也。
  〔八〕 則虞案:論衡作「豐上而銳下」。
  〔九〕 劉師培校補云:「後漢書馮衍傳注引帝王世紀云:『伊尹豐下銳上,色黑而短,僂身而下聲。』」◎則虞案:御覽三百九十九引無「而」字。
  〔一十〕則虞案:論衡「若」作「奈」。
  〔一一〕孫星衍云:「太甲,湯孫,武丁;小乙子;祖乙,河亶甲子。」◎則虞案:論衡作「祖已」,
  〔一二〕則虞案:論衡作「和於宋」。
  〔一三〕則虞案:論衡無「景」字。
  〔一四〕黃以周云:「元刻『伐』上有『公』字。」◎則虞案:黃說誤。吳刻如是,元本、活字本「公」字誤越在「曰」字之上,綿眇閣本、吳勉學本、楊本、凌本均無「公」字,吳懷保本作「晏子諫曰」。
  〔一五〕孫星衍云:「未詳。」◎于鬯云:「蓄之言畜也。孟子梁惠王篇云『畜君者,好君也。』此以聲訓『畜君』為『好君』,則『續蓄』為『續好』矣。且孟子正引晏子事,見問下篇,其曰『其詩曰畜君何尤』,齊大師所作也。然則謂好為畜,殆齊語與?依本字蓋當作『〈女畜〉』,『畜』『蓄』並借字。廣雅釋詁云:『〈女畜〉,好也。』說文女部云:『〈女畜〉,媚也,』媚亦好也(王念孫廣雅疏證頗詳)。蓋齊宋本相舊好之國,今齊伐宋,是絕好矣。『易行』者,易伐為不伐也,不伐即續好矣,不易行以續好,則仍伐以絕好耳,『蓄』字之義可得。孫星衍音義謂續蓄未詳,疏矣。」◎于省吾云:「按『蓄』『畜』通用,古籍習見,不煩舉證。呂氏春秋適威『民善之則畜也』,注『畜,好。』孟子梁惠王『畜君者,好君也』,『畜』『好』古音同隸幽部,乃音訓字也。『不易行以續畜』,即不易行以續好也。上云『請散師以平宋』續好即平宋之義。不易行以續畜,故下云『進師以近過,非嬰所知也。』左隱七年傳『以繼好息民』,左僖四年傳『先君之好是繼』,左襄元年傳『以繼好結信』,是『續畜』猶言『繼好』也。」
  〔一六〕陶鴻慶云:「『近過』二字,文義難通。『過』當為『禍』。禮記大學『過也』,朱氏駿聲以為『禍』之假字。下云『師若果進,軍必有殃』,即近禍之謂。」
  〔七〕孫星衍云:「『將』讀將帥。說文:『殪,死也。』」
  〔一八〕孫星衍云:「太平御覽引古文瑣語曰:『齊景公伐宋,至曲陵,夢見有短丈夫賓於前。晏子曰「君所夢者何如哉?」公曰:「其賓者甚短大,小上,其言甚怒,好侻。」晏子曰:「如是,則伊尹也。伊尹甚大,上小,下赤色而髯,其言好侻而下聲。」公曰:「是矣。」晏子曰:「是怒君師,不如違之。」遂不果伐宋。』」◎劉師培補釋云:「博物志七云:『齊景公伐宋,過泰山,夢二人怒。公謂太公之神,晏子謂宋祖湯與伊尹也。為言其狀,湯皙容多髮,伊尹黑而短,即所夢也。景公進軍,不聽,軍鼓毀,公怒(當作「恐」),散軍,(下挩「不」字)伐宋。』」

【译文】
    齐景公发兵要攻打宋国, 军队路过泰山, 景公梦见二个男子站在面前而且十分生气, 他们生气得厉害。景公害怕了, 醒来, 开门传召占梦之人。传到, 景公说:“ 今天晚上我梦见两个男子站着而且十分生气, 不知他们说了什么, 他们生气得厉害。我还记得他们的长相, 记得他们的声音。”占梦之人说:“军队路过泰山而不祭祀, 所以泰山之神发怒了。请赶快召来祝史祭祀泰山就行了。”景公
    说:“ 行。”
    第二天,晏子朝见,景公将占梦之人的话告诉了晏子。景公说:“占梦之人说:‘ 军队路过泰山却不祭祀, 所以泰山之神生气了。’现在我派人传召祝史祭祀它。”晏子低头想了一会儿, 回答说: “占梦之人认错了, 这不是泰山之神, 而是宋国的祖先商汤和伊尹。”
    景公不相信, 认为是泰山之神。晏子说:“ 您怀疑我的话, 那么, 我请求说一下商汤和伊尹的相貌。商汤皮肤白皙, 个子高。脸上有胡须, 面部上窄下宽, 身子稍有弯曲, 说话声音高。”景公说: “对, 是这样。”“伊尹皮肤黑, 个子矮。蓬头有须, 脸上宽下窄, 身体弯曲而声音低沉。”景公说:“ 对, 是这样。现在怎么办?”
    晏子说: “商汤、太甲、武丁、祖乙, 都是天下的盛德之君, 不应没有后代。现
    在只剩下了宋, 而您要攻打它, 所以商汤、伊尹生气了。请您撤回军队, 使宋国平安。”景公没有采纳晏子之言, 到底还是去攻打宋国了。晏子说:“ 攻打无罪之国,来触怒神明,不改变行事来续两国之好, 进军来接近灾祸, 不是我所知道的。军队若真的前进, 将士一定会有灾难。”
    部队向前行进了二舍, 战鼓毁坏, 将领死亡。景公于是向晏子谢罪, 撤回军队, 没有实现攻打宋国的目的。
本文标签:景公將伐宋瞢二丈夫立而怒晏子諫第二十二
相关阅读

 本文标题: 景公將伐宋瞢二丈夫立而怒晏子諫第二十二
 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bichon.com.cn/gushi/yanzi/1788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