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纪卷一 太祖一(3)

作者 : 张廷玉    时间 : 2013-11-12 整理 : 古诗文网

  二十六年春正月癸未,士诚窥江阴,太祖自将救之,士诚遁,康茂才追败之于浮子门。太祖还应天。二月,明玉珍死,子升自立。三月丙申,令中书严选举。徐达克高邮。夏四月乙卯,袭破士诚将徐义水军于淮安,义遁,梅思祖以城降。濠、徐、宿三州相继下,淮东平。甲子,如濠州省墓,置守冢二十家,赐故人汪文、刘英粟帛。置酒召父老饮,极欢,曰:“吾去乡十有余年,艰难百战,乃得归省坟墓,与父老子弟复相见。今苦不得久留欢聚为乐。父老幸教子弟孝弟力田,毋远贾,滨淮郡县尚苦寇掠,父老善自爱。”令有司除租赋,皆顿首谢。辛未,徐达克安丰,分兵败扩廓于徐州。夏五月壬午,至自濠。庚寅,求遗书。秋八月庚戌,改筑应天城,作新宫钟山之阳。辛亥,命徐达为大将军,常遇春为副将军,帅师二十万讨张士诚。御戟门誓师曰:“城下之日,毋杀掠,毋毁庐舍,毋发丘垄。士诚母葬平江城外,毋侵毁。”既而召问达、遇春,用兵当何先。遇春欲直捣平江。太祖曰:“湖州张天骐、杭州潘原明为士诚臂指,平江穷蹙,两人悉力赴援,难以取胜。不若先攻湖州,使疲于奔命。羽翼既披,平江势孤,立破矣。”甲戌,败张天骐于湖州,士诚亲率兵来援,复败之于皁林。九月乙未,李文忠攻杭州。冬十月壬子,遇春败士诚兵于乌镇。十一月甲申,张天骐降。辛卯,李文忠下余杭,潘原明降,旁郡悉下。癸卯,围平江。十二月,韩林儿卒。以明年为吴元年,建庙社宫室,祭告山川。所司进宫殿图,命去雕琢奇丽者。是岁,元扩廓帖木儿与李思齐、张良弼构怨,屡相攻击,朝命不行,中原民益困。
  二十七年春正月戊戌,谕中书省曰:“东南久罹兵革,民生凋敝,吾甚悯之。且太平、应天诸郡,吾渡江开创地,供亿烦劳久矣。今比户空虚,有司急催科,重困吾民,将何以堪。其赐太平田租二年,应天、镇江、宁国、广德各一年。”二月丁未,傅友德败扩廓将李二于徐州,执之。三月丁丑,始设文武科取士。夏四月,方国珍阴遣人通扩廓及陈友定,移书责之。五月己亥,初置翰林院。是月,以旱减膳素食,复徐、宿、濠、泗、寿、邳、东海、安东、襄阳、安陆及新附地田租三年。六月戊辰,大雨,群臣请复膳。太祖曰:“虽雨,伤禾已多,其赐民今年田租。”癸酉,命朝贺罢女乐。秋七月丙子,给府州县官之任费,赐绮帛,及其父母妻长子有差,著为令。己丑,雷震宫门兽吻,赦罪囚。庚寅,遣使责方国珍贡粮。八月癸丑,圜丘、方丘、社稷坛成。九月甲戌,太庙成。硃亮祖帅师讨国珍。戊寅,诏曰:“先王之政,罪不及孥。自今除大逆不道,毋连坐。”辛巳,徐达克平江,执士诚,吴地平。戊戌,遣使致书于元主,送其宗室神保大王等北还。辛丑,论平吴功,封李善长宣国公,徐达信国公,常遇春鄂国公,将士赐赉有差。硃亮祖克台州。癸卯,新宫成。
  冬十月甲辰,遣起居注吴琳、魏观以币求遗贤于四方。丙午,令百官礼仪尚左。改李善长左相国,徐达右相国。辛亥,祀元臣余阙于安庆,李黼于江州。壬子,置御史台。癸丑,汤和为征南将军,吴祯副之,讨国珍。甲寅,定律令。戊午,正郊社、太庙雅乐。
  庚申,召诸将议北征。太祖曰:“山东则王宣反侧,河南则扩廓跋扈,关陇则李思齐、张思道枭张猜忌,元祚将亡,中原涂炭。今将北伐,拯生民于水火,何以决胜?”遇春对曰:“以我百战之师,敌彼久逸之卒,直捣元都,破竹之势也。”太祖曰:“元建国百年,守备必固,悬军深入,馈饷不前,援兵四集,危道也。吾欲先取山东,撤彼屏蔽,移兵两河,破其籓篱,拔潼关而守之,扼其户槛。天下形胜入我掌握,然后进兵,元都势孤援绝,不战自克。鼓行而西,云中、九原、关陇可席卷也。”诸将皆曰善。
  甲子,徐达为征虏大将军,常遇春为副将军,帅师二十五万,由淮入河,北取中原。胡廷瑞为征南将军,何文辉为副将军,取福建。湖广行省平章杨璟、左丞周德兴、参政张彬取广西。己巳,硃亮祖克温州。十一月辛巳,汤和克庆元,方国珍遁入海。壬午,徐达克沂州,斩王宣。己丑,廖永忠为征南副将军,自海道会和讨国珍。乙未,颁《大统历》。辛丑,徐达克益都。十二月甲辰,颁律令。丁未,方国珍降,浙东平。张兴祖下东平,兗东州县相继降。己酉,徐达下济南。胡廷瑞下邵武。癸丑,李善长帅百官劝进,表三上,乃许。甲子,告于上帝。庚午,汤和、廖永忠由海道克福州。

【译文】

太祖本纪(一)
明太祖开天行道肇纪立极大圣至神仁文义武俊德成功高皇帝,讳元璋,字国瑞,姓朱。
先世家住沛,迁徙句容,再迁到泗州。
其父名世珍,开始从泗州迁至濠州的钟离,生有四子,太祖是老二。
其母姓陈,刚怀孕,梦见神授药一丸,放在手掌中闪闪发光,吞服惊醒,口中尚有香气。
等到出生时红光满室,此后夜间多次有光射起。
邻里望见,惊慌以为着火,奔相救援,赶到后却什么也没有。
长大后,姿貌雄杰,奇骨贯顶,志意廓达,人莫能测。
至正四年(1344)大旱,蝗灾蔓延,饥荒瘟疫流行。
太祖当时十七岁,父母兄长相继死去,家贫无法安葬。
邻人刘继祖让出一片地才得以安葬,此即凤阳陵。
太祖孤身无所依靠,便入皇觉寺削发为僧。
过了一月,游食合肥,路上身患重病,有两个穿紫衣的人和他一起,关心照顾十分周到,病愈,却不知二紫衣人去向。
太祖游历光、固、汝、颍各州三年,后又返回皇觉寺。
当时,元朝政纪无纲,盗贼四起。
刘福通奉韩山童假借宋朝之后起兵颍州,徐寿辉称帝起兵于蕲州,李二、彭大、赵均用起兵于徐地,各率众数万,设置将帅,杀戮官吏,攻占郡县,而方国珍则早在海上起兵。
其他一些盗贼都拥兵据地,占山为王,寇掠百姓。
一时天下大乱。
元朝至正十二年(1352)春二月,定远人郭子兴与孙德崖等同伙起兵濠州。
元朝将领彻里不花害怕不敢进攻,便每日抓良民邀赏。
太祖时年二十五岁,为逃避兵荒,问卜于神,去留皆不吉利,就说“:难道应该谋反举事吗?”一卜则吉,大喜,于是四月十五到濠州见郭子兴。
子兴见其外貌形状十分惊奇,留下作为亲兵,每战必胜,于是将抚养的马公之女许配给他,此即后来的高皇后。
郭子兴和孙德崖不和,太祖多次从中调解。
秋九月,元兵收复徐州,李二逃走死去,彭大、赵均用投奔濠州,孙德崖等收留。
郭子兴礼待彭大而对赵均用另眼相待,赵均用心生怨气。
孙德崖于是与之合谋,等郭子兴外出之时,将其抓住捆绑交于孙氏,准备处死。
此时太祖正在淮北,闻难赶回告诉彭大。
彭大大怒,率兵而行,太祖亦披甲戴盾,冲进屋内救出子兴,给他松绑,让人将其背回,郭子兴幸免于难。
这年冬天,元将贾鲁围濠州。
太祖和郭子兴拼力抵抗。
至正十三年(1353)春,贾鲁死,濠州围解。
太祖回故里招兵七百人。
郭子兴十分高兴,提升太祖为镇抚。
这时彭、赵所率部众暴横无理,郭子兴孱弱无力,太
祖考虑不足与他们共事,便交兵于他将,独自与徐达、汤和、费聚等人向南经营定远。

本文标签:本纪,太祖,明史
相关阅读

 本文标题: 本纪卷一 太祖一(3)
 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bichon.com.cn/gushi/mingshi/1058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