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略(2)

作者 :或姜太公    时间 : 2013-11-23 整理 : 古诗文网

故善施于顺民,恶加于凶民,则令行而无怨。使怨治怨,是谓逆天。使仇治仇,其祸不救。治民使平,致平以清,则民得其所而天下宁。
【注释】
①出:出自。下:下达。
②施:实施。这里是书写的意思。竹:竹子、竹片。帛:布帛。
③夫:句首语气词。
④胜:得逞、得势。
⑤威:威严、威信。
⑥不肖:不仁。
⑦人:指贤能的人。
⑧下:属下。
⑨废:废除、罢免。
⑩定国:安定的国家。
治民:顺从的百姓。
定:安定。这里是澄清的意思。还:回去。这里是消除的意思。
逆:违背。
结:结果。
使:使用。
是:这。谓:叫做。
【译文】
君主以口述给臣下的指示叫命,把它写在竹帛上则叫令,执行命令就是为政。命有错误,令就不能实行;令不能实行,政就不能正确;政不能正确,治国之道就行不通;治国之道行不通,奸邪之臣就会得势;奸邪得势,君主的权威就要受到威胁。千里之外迎请“贤人”,路途是遥远的;招引奸佞之徒,路途却是近便的。所以,英明的君主宁愿舍近求远,就能成全功业、尊重贤人,下级也就会为他尽心竭力。废黜一个好人,许多好人都会丧气;奖励一个坏人,许多坏人都会到来。好人得到保护,坏人得到惩罚,国家就会安定,众多好人就会到来。民众有疑虑,国家就不会安定;民众惶惑不安,就不会守秩序。只有疑虑消失,惶惑除去,国家才能安宁。一项法令违背民意,其他法令也会失去效用;一项坏的政令施行了,就会结下许多恶果。
所以,对顺民要给予好处,对凶民要加以制裁,这样,法令就能推行,众人也无怨言。用民众所怨恨的法令去治理心存怨恨的民众,这叫逆天行事;用民众所仇恨的措施去治理胸怀仇恨的民众,其祸患不可挽救。治理民众要使他们心悦诚服,而要达到这个程度,就必须政治清明,这样,民众就各得其所,天下也就太平安宁了。
【原文】
犯上者尊① ,贪鄙② 者富,虽有圣王,不能致③ 其治。犯上者诛,贪鄙者拘④ ,则化行而众恶消。清白之士,不可以爵禄得⑤ ;节义之士,不可以威刑胁⑥ 。故明君求贤,必观其所以⑦ 而致焉。致清白之士,修其礼;致节义之士,修其道。而后士可致而名可保。
夫圣人君子明盛衰之源,通成败之端,审治乱之机,知去就之节,虽穷不处亡国之位,虽贫不食乱邦之禄。潜名抱道者,时至而动,则极人臣之位;德合于己,则建殊绝之功。故其道⑧ 高而名扬于后世。
【注释】
①尊:尊贵。指得到尊贵的地位。
②贪鄙:贪欲强烈并且卑鄙浅陋。
③致:达到。
④拘:拘留、拘禁。
⑤爵禄得:以爵禄得。
⑥胁:威胁、压迫。
⑦所以:用来行动的方法、途径。以:用。
⑧道:道德,品德。
【译文】
犯上的人反而身居高官,贪婪卑鄙之徒反而富足,那么,即使有圣王也不可能把国家治理好。只有犯上的人受到诛戮,贪婪卑鄙的人受到拘禁,良好的风气才能树立,坏人坏事才能清除。高尚纯洁的人,是不能用爵禄收买得到的;有正义感有气节的人,是不能用威刑胁迫的。所以,圣明的君主招求贤人,必须根据他们的特点而采取不同的方式。招求高尚纯洁的人,要重礼;招求有正义感有气节的人,要重道。这样才能招到贤士,君主的圣名也才能保全。
德才出众的人,能明察盛衰的根源,通晓成败的缘由,详察治乱的关键,深知进退的节度。虽然穷困也不做亡国的官吏,虽然贫寒也不领取混乱之邦的俸禄。胸怀安邦治国之道的隐匿者,视时而动就能做最高的官。当遇到志同道合的君主时,定能建立卓越的功勋。这正是他们能以高尚的道德而流芳后世的原因。
【原文】
圣王之用兵,非乐① 也,将以诛暴讨②乱也 。夫以③ 义诛不义,若决江河而溉爝火④ ,临不测而挤欲堕⑤ ,其克⑥ 必矣。所以优游恬淡⑦ 而不进者,重⑧ 伤人物也。夫兵者不祥之器,天道恶之;不得已而用之,是天道也。夫人之在道,若鱼之在水,得水而生,失水而死。
故君子者常畏惧而不敢失道。豪杰秉⑨ 职,国威乃弱;杀生在豪杰,国势乃竭。豪杰低首,国乃可久;杀生在君,国乃可安。四民用虚,国乃无储;四民用足,国乃安乐。
【注释】
①乐:指喜欢作战。
②暴:暴虐。讨:讨伐。
③以:用。
④决:排除堵塞物,疏通水道。溉:浇灌。爝火:火把。
⑤临:到达。不测:不可测量,指深渊。欲:即将。堕:掉落。
⑥克:能够、胜利。
⑦优游恬淡:舒缓、迟缓的样子。
⑧重:看重、重视。
⑨豪杰:汉代使用这个词语的时候有时是贬义。这里就是贬义词,指逞强施威的人。秉:秉持、把持、掌握、控制。
【译文】
圣王用兵,不是好战,而是用以讨伐暴乱。以正义讨伐不义,就像决开江河,让大水去淹没微弱的火把,就像在深渊的岸边去挤一个摇摇欲坠的人,其成功是必然的。圣王之所以悠闲安逸而不急于用兵,是不愿过多地造成人和物的损伤。战争毕竟是不吉祥之事,是天道所厌恶的;只有在迫不得已时才进行战争,才符合天道。人顺应天道,就好像鱼在水里一样,得水便生,离水便死。
所以,君子要时刻警惕自己而不能背离天道。豪强执政当权,国家的威严就要削弱;生杀大权操在豪强手中,国势就衰竭。豪强俯首听命,国家才可长久;生杀大权操在君主手中,国家才能安宁。民众穷困,国家就没有储备;只有民众富裕,国家才能安乐。
  • 【上一篇:中略
  • 【下一篇:没有了 】

本文标签:下略,六韬
相关阅读

 本文标题: 下略(2)
 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bichon.com.cn/gushi/liutao/11793.html